2015年能源政策走向:电力改革被置于首位

 

2014年能源工作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习近平主持召开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确立我国能源安全发展的行动纲领;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新一届国家能源委员会首次会议,确立我国能源发展战略。

12月25-26日,全国能源工作会议召开。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能源局局长吴新雄在会上作题为“适应新常态落实新举措 努力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的工作报告,提出2015年要推进能源消费革命、能源供给革命和能源技术革命。

在能源革命的新时代,大气污染治理、煤电升级改造、能源国际合作、简政放权是2014年关键词。2015年是“十二五”收官之年,也是“十三五”谋划之年,推进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仍是能源领域的总基调。

1.非化石能源占比提至11.1%

受益于2014年水电增发等因素,非化石能源消费占比大幅提升。国家能源局预计2014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提升至11.1%,煤炭比重下降至64.2%。这是非化石能源占比首次达10%以上,同比提高1.3个百分点。

“十二五”以来,非化石能源占比在2011年曾一度不增反降。此后,在能源消费总量控制、鼓励清洁能源发展等利好环境下,非化石能源占比逐年提高。从目前的发展情况判断,实现2015年占比11.4%的目标问题不大,甚至有望超额完成规划。

分能源品种看,2014年水电新增装机约2000万千瓦,总装机约3亿千瓦,提前一年完成“十二五”规划目标;新投产核电机组5台,全国在运核电机组达22台,总装机容量达2010万千瓦;风电并网装机超9000万千瓦,年发电量1500 亿千瓦时;太阳能发电并网装机达到3000万千瓦,年发电量250亿千瓦时;生物质能、地热能发电装机超过920万千瓦,发电量350亿千瓦时。

根据国家中长期规划,到2020年非化石能源占比要达到15%,煤炭消费比重控制在62%以内;2030年左右二氧化碳排放达到峰值,非化石能源占比达20%。

展望2015年乃至“十三五”期间,可再生能源的发展和利用将继续得到鼓励。21世纪宏观研究院建议特别注意地热、生物质能发电,虽然体量小,但国家近期文件中反复强调。

2.风电、太阳能、核电未完成年度目标

对比2013年清洁能源装机总量,以及能源局在年初设定的目标,可以发现除水电完成新增2000万千瓦装机外,风电、太阳能、核电均未完成年初目标。

按国家能源局目标,2014年新核准水电装机2000万千瓦,新增风电装机1800万千瓦,新增光伏发电装机1400万千瓦(其中分布式占60%),新增核电装机864万千瓦。

根据官方统计,2013年并网风电总装机达到7548万千瓦,并网运行光伏发电装机容量1942万千瓦,核电总装机达到1461万千瓦;与之相对应,2014年风电装机9000万千瓦,太阳能发电并网装机达到3000万千瓦,在运核电总装机2010万千瓦。

测算显示,2014年新增并网风电装机1452万千瓦,未完成新增1800万目标;新增光伏发电装机1058万千瓦,低于1400万千瓦目标;新增核电装机549万千瓦,低于864万千瓦装机。

同样没有完成2014年目标的还有页岩气、煤层气。2014年国内页岩气产量12亿立方米,煤层气(煤矿瓦斯)抽采量171亿立方米;而年初所设定的目标分别为15亿立方米,180亿立方米。

21世纪宏观研究院认为,风电、光伏、核电等清洁能源受国家政策鼓励,行业内对优质资源的追捧热情高,是未来仍有较大的利润空间的领域。国家能源局提出2015年大力发展风电、太阳能发电,积极发展水电,安全发展核电,需要继续完善并网消纳政策,简化审批核准流程,同时做好项目运营监管,减少项目投机倒卖行为出现。

3.打好煤炭清洁高效利用牌

吴新雄在能源工作会议中提出,2015年将大力推进能源消费革命,着力提高能源效率和节能减排水平。

基于我国资源禀赋,煤炭在我国能源结构中的地位短期内难以撼动。在推进能源消费革命进程中,一方面控制煤炭消费总量,一方面提高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水平,直接燃烧煤炭将成为过去。目前,煤炭发电、煤炭深加工转化是煤炭清洁利用的两种形式。按照《煤电节能减排升级改造行动计划(2014-2020年)》,老机组的改造力度和新建机组的准入标准将大幅提高,污染物排放也被要求向燃气发电看齐,可以预见的是煤电企业将为环保投入更多的资金。此外,东部地区新建煤电机组将被严格控制,电力需求增量将由西部大型煤电基地外送实现。国家支持清洁能源示范省、“新城镇、新能源、新生活”示范县创建工作,充分发挥煤电节能减排升级改造示范基地和示范电站的示范带动作用。目前,浙江被列入清洁能源示范省名单,吴新雄并表示支持浙江在煤电节能改造、非化石能源发展方面先行先试。

以浙江为参考,预期2015年,示范项目所在地和清洁能源示范省仍将得到大力支持。在煤炭加工转化上,国家能源局态度仍然谨慎——“科学论证,认真抓好煤制油、煤制气示范工程建设。”煤化工高耗能、高耗水,对环境的影响大,再加之目前国家油价大幅下跌,煤化工对油品的替代优势下降,煤制油、煤制气核准政策依然从紧,技术储备的定位优先于商业化的需求。

4.能源管理重视战略规划和体制改革

我国能源战略的短板正在得到修补。按照国家能源局计划,2015年将重点研究确定2030年能源总量和结构目标,“十三五”规划大纲编制,煤炭、电力、油气、新能源、装备制造等专项规划编制,“十二五”能源规划执行情况评估等四项工作。21世纪宏观研究院认为,能源规划应该是能源发展的指导性文件,规划不应是产业发展的约束,也不应该是批项目的工具。规划目标的制定应具有可操作性,并给市场配置资源留下一定空间。在能源体制机制改革上,国家能源局宣布将着力推进电力、油气和能源价格等重点领域改革,抓好重要法律法规的制订、修订。坚持简政放权与加强监管同步,坚持规划(计划)、政策(规定)、规则、监管“四位一体”,创新能源管理机制。 电力领域改革被置于首位,社会各方对重新启动电改的期望较大,改革方案有望在2015年初推出。在能源管理上,国家能源局注重简政放权和强化监管。2014年取消和下放审批事项17项,占原有审批事项的68%。在大刀阔斧放权之后,需要研究配套方案,防止一放就乱、放而不管出现。

 

 

 


信息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发布时间:2014-12-31